当前位置 :主页 > 儿童教育 >
“生命就是幽灵岛” 李银河自称不会为王小波守寡
发布时间:2022-04-29

  李银河住在北京大兴区一栋乳白色两层别墅内。从2002年起,她就一直住在这里。门口拴着一条大狗,龇露着白牙。在近3个小时的采访中,李银河始终斜靠在椅子上,跷着二郎腿,手中摆弄着一只铅笔,随意而旁若无人,但并不令人反感。

  记者:今年2月初,你在博客上表示由于自己的领导受到压力,而使你不得不“闭嘴”,很多人都想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什么?

  李银河:前一段时间,我的一些涉性观点引来很多评论。有的网友就写信恐吓我,说我为同性恋说话会下地狱,还给我寄来一本讲地狱如何恐怖的书;还有人跑到社科院施压,跟我们领导讲不能让我乱说,院里顶不住了,担心大家误解我的观点就是社科院的观点,所以就让我尽量少说。

  记者:据我们了解,你即将有新作问世。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?它和你以往的作品有何不同?

  李银河:我之前的作品都很沉重,而这本书相比之下要轻松得多,是一本表明我生活哲学的随笔集,并且收了一些博客里的文章,由中国妇女出版社出版。

  李银河:小波的文章中有一种传统写作中十分罕见的自由度,看了没有紧张感,反而有一种飞翔的感觉。他的反讽风格实在是大手笔,而且是从骨子里出来的,同他的个性、生活经历连在一起,不是别人想学就能学得来的。

  记者:古人说四十不惑,我发现在你的文章中“生命”这个词出现较多,现在是不是对此感触很深?

  李银河:生命都是很偶然的东西,人类在宇宙中也是很偶然的。我愿意用幽灵岛来比喻:生命就是幽灵岛,它在大海上突然出现,又瞬间消失,其意义并不比一座山或者一颗树大。有一阵我都不敢多看星星,因为看着看着我就会想,咱们这个地球不就是这群星星中的一颗嘛,人就像小蚂蚁一样,爬来爬去几十年就死掉了,无影无踪,就跟没存在过一样。这些东西想多了,非常恐怖的。

  李银河:如果有人想问我会不会像封建时代的妇女那样守寡,我的回答是绝对不会。如果说生活中有新的遭遇,那为什么不可以呢?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没结婚,是不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,这些,以后我写回忆录时就会真相大白,现在还是留个悬念吧。

  1952年生于北京,山西大学历史系毕业,曾在《光明日报》、国务院政策研究室、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列所等单位工作,现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。

?